189.见人(1 / 1)

大将军府,夜幕三位巨头都齐聚于此,但除了白亦非,其他两人都没有了往日威风。

姬无夜面色阴沉,目光落在依然淡定处于优雅风的白亦非身上,对这个装逼崽很不满。

就在刚才他又得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王齮屯兵二十万于武遂, 目的很明显要是韩国给不出一个能说服秦国的理由,你韩国就等着挨打吧。

翡翠虎也是如此,他面色惨白,韩国总兵力能集结二十万都不一定,何况面对可是秦国的虎狼之师?

领头的还是王齮,这货曾经可是跟随杀神白起参加过长平之战的老将军, 嬴政继位那年还攻克了上党, 可谓是给足了压力。

“侯爷这次你可害惨了我们!这次夜幕损失惨重!”姬无夜碍于白亦非的实力和地位也不敢将对方怎么样,只能怒声质问两句。

“区区二十万铁骑罢了, 只要我们有足够的筹码,秦国敢动兵吗?”白亦非依然淡定,语气中将二十万秦国士兵视若无物。

姬无夜听了白亦非的话先是震怒,你说的倒轻巧,二十万秦国铁骑一个韩国怎么抵挡?就靠我手里的三瓜两枣?

虽然战国七雄没有一家的兵是废物,但面对秦国铁骑,除了魏武卒其他几国足以称得上众生平等了。

不过没有吴起的魏武卒又是一落千丈,秦国铁骑在现在已是当世无敌的存在。

当然能排进七雄的韩国也不差,他也有韩击刹(劲弩兵),但和秦国铁骑相比……天上地下。

但白亦非后面的话又让他疑惑起来,强忍好奇,随口问道:“哦?侯爷有办法阻挡?”

“蓑衣客传回的消息,一个大人物要来韩国,只要抓了他韩国定然无忧。”

白蚁飞轻声说道,随后手一挥,冰冷的内力拖着一封信件飞到姬无夜面前。

姬无夜伸手抓住, 眼中疑惑不解,一个大人物?一个人就韩国?你以为你是信陵君?

虽然不屑, 但姬无夜还是将信件视若珍宝,缓缓打开,看了一会后目光猛然收缩,满脸的不可置信。

“此事有确切消息?”看完信件后姬无夜连忙问道。

“嗯,消息很准确,本侯也惊讶,这个时间段他居然敢出宫。”

白亦非点点头,沉声回答,惊讶是必然的,一个没有派兵保护的君王居然敢出来去他国浪?

要是被抓住那就好玩了,杀是不敢杀的,但你过来留学几年不好吗?来体验一下我韩国的风土人情。

“的确,我也惊讶,还以为这次秦国又遇到了一个强君,没想到居然是个愣头青,哈哈哈,天也佑我姬无夜!”

姬无夜放荡不羁的大笑几声。

此时的心情早已没了之前的恐慌,充满的斗欲。

秦国的君王居然私自跑了出来?嬴政你不怕死吗?

看来这嬴政也是一个愚昧不堪的废物!

秦王偷跑至韩国这对姬无夜是个好消息,不,应该说对韩国乃至其他五国都是好消息。

“侯爷,此事蓑衣客是从哪得知的。”

姬无夜心情好了许多也不着急去抓天泽了,反而起了好奇心,按理来说秦国这种强到无边的大国应该是铁板一块啊。

但为什么一国君王的行踪会被泄露?除非只有一种可能。

“秦国罗网。”

白亦非淡淡的回答,这并非蓑衣客告诉他的,而是他自己猜的,也只有罗网可能会出卖,其他的他想不到。

“看来这秦国也给自己找了麻烦。”

姬无夜微微一笑,罗网本是令六国恐惧的杀手组织,只为秦国效力,看来这罗网内部还有自己的心思。

“这都不重要,罗网来人之前得先拖住秦国,天泽必须死。”

白亦非也没在此事纠结,他对天泽的仇恨已经拉满了,一想到天泽杀了雪衣侯,白亦非体内内力也控制不住往出外溢。

“好,本将军这就派人去围剿天泽,到时候侯爷可不要吝啬,多多出手。”

“这是自然。”

……

秦国说是六世余烈,但实际上六个君主也就三个干实事的,秦孝公,秦惠文王,秦昭襄王。

秦孝公不用说,支持商鞅变法,要是多活几年那秦国真是强的没边。

秦惠文王也是一大明君,坚持变法不动摇,南收巴蜀,西固西戎,东镇强魏,最后杀了让秦国崛起的恩人商鞅。

秦昭襄王……强的一批,打残六国,要不是后期脑子有问题,灭两三个国也不是问题。

而其他三个在位加一起都没十年,秦孝文完全是凑数的,在位三天,也幸好也没做什么错事,大赦天下,勉强落了个仁君的名号。

秦庄襄王灭东周,用反间计处理信陵君,这些都是正常操作,不是傻子都会这么做,他最大的功劳就是重用吕不韦。

剩下一个秦武王,他有抱负也有建树,明明可以更好的去发展秦国,可惜做人太狂妄,偏偏得去装逼举鼎,给自己砸死了。

虽然秦国先后历经孝文、庄襄两任短命的国君,昔日秦昭襄王晚年还因为种种失了智的行径狠狠的消耗了一番秦国的国力。

但是现在的秦国依然是霸主,只有楚国能与强秦正面对抗,现在的韩国给他八个胆子也不敢招惹秦国。

秦国的强大韩王安是心知肚明的,哪怕经历过了五国合纵,又损失了十几万的兵力,但秦国依然强大。

韩国虽然从未主动招惹秦国,但对方一不高兴就出兵欺负一下弱小的韩国,更多的还是扮演着一个弱者的角色,仰秦国鼻息而活。

就像二十一世纪有个超级强国说的话一样,落后不一定挨打那是因为我不想打你。

韩国一直苟延残喘着,平常避秦国都来不及,但现在秦国使臣居然死在了新郑城外?

不管杀使臣的是谁,但他死在了韩国,毋庸置疑,这口锅需要韩国来背。

韩王安目光呆滞的坐在床边,面色如死灰,接连的打击让他已经喘不过气来了,没有重伤晕倒已是不易。

胡美人端着一碗汤缓步走了过去坐下,看着忧心忡忡的韩王安柔声问道:

“大王面色如此难看莫不是厌烦了臣妾。”

“怎么会呢,只不过秦国使臣死在了韩国,寡人正想如何给秦国一个交代。”

韩王安沉声说道,原本想发怒,但看见胡美人那柔弱的表情,又不忍心骂下去,只好摇了摇头。

“又是那天泽所为?”胡美人眉头微皱问道。

“是,寡人倒是忘了你姐姐还在天泽手里,爱妾放心,寡人定将他绳之以法。”

韩王安大手一挥,在自己爱妃面前放下了豪言壮语。

胡美人想起了之前安阳给她说的话,眼眸一动,将小碗递给韩王安的同时说道:

“臣妾已经了解过了,天泽实力非凡,想要抓住他恐怕有些困难。”

听了这话韩王安有些不满,但还是点了点头,这是事实。

“臣妾倒是有一个好的建议。”胡美人见韩王安没动怒继续说道。

“说说看。”

韩王安喝起了胡美人熬的羹汤,女人的建议一般他是不会听取的,哪怕是自己的爱妃,但胡美人不同。

胡美人的姐姐被天泽抓走,她心急如焚说不定还真有什么好办法。

“大王可以让天泽交出一人,答应他不会对他动手,先拖延住秦国。”胡美人将安阳吩咐的全盘托出,丝毫没有保留。

“那天泽呢?寡人答应要是答应他不对他动手他日后作乱该如何?”

韩王安也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但天泽怎么办?君王一诺,重达千金,说到便要做到。

“大王不要忘了,天泽背后也不是没有势力。”

胡美人柔声提醒,她也好奇为何安阳让她这么说,但为了姐姐能在对方那过的如意,她也只能照办。

“你的意思是百越?”

韩王安眉头一挑,百越十年前挨过韩楚联军的毒打,现在实力还未恢复,若是拿这个威胁说不定还有用。

“大王正是,天泽是百越废太子,心中一直想归国,若是威胁他,定能消除隐患。”胡美人斩钉截铁的说道。

虽然胡美人不懂,但她自己都觉得此事可行,楚国和百越本就交恶,韩国再次联合楚国打上去不仅可以烧杀抢掠恢复国库。

又可以牵制天泽,让天泽有所顾忌,楚国没了百越牵制,以后打秦又可以多出一份力,简直是一举三得!

寡人真是大气运者!

韩王安心中盘算着,放下小碗,忽然大笑起来,此事定行!

“爱妃,你简直是寡人的福星!”韩王安大笑着说道。

说着便想去搂住胡美人的腰肢,但手伸到一半却突然落下,韩王安也倒在床上,不一会便发出了呼噜声。

胡美人眼神厌恶的看了一眼呼呼大睡韩王安,明珠夫人看不起韩王安她何尝不是。

两人都是贵族出身,明珠夫人有雪衣侯教导,胡美人出身百越之地,怎么可能没点手段。

“希望他会说到做到。”胡美人起身来到窗边,低声自语。

她和安阳达成了一个小协议,安阳照顾好胡夫人,胡美人只需要将今天这些话讲给韩王安听。

看似这只是一个交易,很简单的交易,背后牵扯却很大,嬴政一统后百越之地可留下了不少祸乱。

既然选择了秦国那就好好干,免得到后面给自己找麻烦,要将麻烦扼杀于摇篮中。

……

临近韩国边关,虽然使臣不是在这死的,但韩非奉令来到了这,因为秦国的新使臣已经派出。

美其名曰:

“我秦国也知这并非韩国所为,所以特派使臣商量此次事件该做何为,为了以防万一,二十万大军护我国使臣安全。”

已经是夜晚了,天公也不作美下去了小雨,马车上,韩非与张良在棋盘之上对弈着。

“子房,看来老天爷不想让我们出门啊~”韩非笑着打趣起对面的张良。

张良看着一脸笑意的韩非摇了摇头,韩国接二连三的打击让他也有些郁闷,他是笑不出来了。

就在走之前张开地还一脸憔悴的提醒张良,一定一定要让韩非好好接待新的使臣。

“子房,无需如此,船到桥头自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韩非微笑着说道,他是一个乐观主义,秦国想要打韩国虽然简单,但现在还是有所顾忌的,魏国可也是畏惧秦国。

要是韩国丢了下一个是谁?

“韩兄莫不是有什么办法?”张良抬眉问道。

韩非笑了笑,捏起一颗棋子,说道:“没有。”

“……”

张良沉默了,韩非什么都好,就是干什么事都太乐观了,平时还好,但这种天大的事你还笑的出来,就令人很不适。

“生命短暂,犹若露珠消散,人们在奔波中探寻答案,运数仿佛沧海起伏不定。”

韩非落下一子,看向面色浓重的张良,微微一笑,说道:

“我知道,运数这东西很难揣摩,但有些事情哪怕知道是一步死棋,但我还是想去试试,保持好心态,若是化险为夷,前路定是一片光明。”

韩非的话充满了魅力,语气铿锵有力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说服力和自信。

“九公子,良受教了。”张良思索一会认真的作揖,不过看了韩非的落子,张良不由得提醒道:

“不过九公子此子落下已经满盘皆输。”

“咳咳下棋本就是为了消遣时间。”韩非尴尬的咳嗽几声,说了这么有逼格的话还准备好好装一装,瞬间破功。

韩非不动声色的打乱了桌上的棋局。

“韩兄……”张良无奈的摇了摇头,你这也太无赖了些吧?

“好了子房收拾一下吧,我那师弟也快来了。”韩非挥了挥手吩咐道,他可不是来游山玩水的,任务在身。

与此同时就在秦国新的使臣经过长途跋涉来到韩国之时,谁也没有注意到,随着这名新使臣一道来到韩国的一辆马车悄然脱离队伍,向着新郑城的方向而去。

树林之中,一辆看上去很普通的马车缓缓行驶在其中,不急不缓的向着前方而去,但并未直接进城,而是缓缓停了下来。

驾车的是一名面瘫俊少年,挥动手中的鞭子抽打着白马,少年面容冷漠,气质凛冽,整个人都犹如一柄出鞘的长剑,锋芒毕露。

一身剑气甚至比起卫庄还要凌厉几分,远远看去就感觉有些刺眼,冷漠的目光仿佛没有感情波澜。

“盖聂先生,到新郑了吗?”

盖聂身后的马车忽然响起一道冷漠的声音,很平淡,没有丝毫烟火气,仿佛一个帝王,透露着贵高的气息。

“禀王上,还未,在下还有件事要办,王上恐怕要多等一段时间。”

盖聂回头拱手说道,这件事自然是去和卫庄打一架。

一来来到新郑城必须先去会会自己的对手,二来,可以问问卫庄能不能引荐一下韩非,免得和个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窜。

“盖先生去便是,我能保护好自己,对了,在外叫我尚公子即可。”

嬴政沉声说道,至于人身安全,武功他可不差,先是和安阳学过内力,到后来和王宫大臣也学习过,盖聂来了也教过他剑术。

虽不及盖聂这种高手,但不出动几十号人想伤他还是很困难的,何况这里还不止他一人。

“明白尚先生。”

盖聂恭敬的说道,正准备下马离开,不远处一道身影犹如鬼魅一般出现,站在月色之下,那泛着金属色泽的长裙下,一对穿着渔网状丝袜的大长腿若隐现。

手中拿着一柄剑,剑柄末端呈莲花状,很有特点的一柄剑,要是以前盖聂看见这柄剑可能会向对方请教,但现在可不行。

“惊鲵先生。”

盖聂微微行礼,尽管对方是女子,但对方实力强大,在他之上,足以配得上先生这一称呼。

“你留在这,保护公子,我有令在身,需要去见一个人。”

惊鲵清冷的说道,字很少,对外人她很少说话,哪怕对方是天才,王上身边的红人。

盖聂微微蹙眉,他虽是护卫但也可以自由活动,何况这是为了嬴政的安全着想,但惊鲵是一个刺客,杀手,目标应当以主子为主。

“惊鲵先生,在下也有要事在身。”

惊鲵不再说话,相比于保护嬴政她还是选择去见太后要见的人。

“惊鲵先生,尚公子的安危才是重中之重。”盖聂继续开口,语气平缓,他不想行动还没开始就闹矛盾。

“这事不归我管。”惊鲵缓缓开口。

“让她去吧,这是母亲的任务。”嬴政出言阻止了想要说话盖聂,随后继续说道:

“惊鲵先生,一路辛苦了,快去快回,你是母亲的贴身护卫不能出事。”

“明白。”惊鲵点了点头,身影又如同鬼魅一般消失不见。

“尚公子,那我在这等她回来。”

惊鲵的离去,盖聂并未怨言,而是提议道。

“不必,你也去吧,我能保护好自己,盖先生不要忘了,本公子的实力也不弱,大哥教我的从来没有忘。”

嬴政语气中带了点笑意,似乎想起了什么值得回忆的事。

盖聂眼神微变,又是这个大哥……

但他并未多问,和惊鲵一样,消失在了树林中,不过速度却慢了不少,嬴政探出头来遥望着盖聂的背影。

“韩非,要不了多久我们就能见面了,不要让我失望才好。”

嬴政心中暗道,招揽人才是每代秦王需要干的,这也是秦国能强于其他几国的原因之一。

最新小说: 战神狼王于枫 凤九儿战倾城 至尊仙道 永恒武道 宋倾城郁庭川 望门庶女(全本) 名门嫡姝 刘玥甄六兮寅肃_ 与君AA 慕安安宗政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