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彪悍的女人(1 / 1)

<>(去读书.)钟晟不甘的看着一个接一个倒下的黑衣男,面具下的那张脸越来越阴冷起来,倏地,他掏出控制器,发出第二个命令。

接着,只听见“轰隆隆”的声响,一架直升机出现在半空,螺旋桨飞快的转动着,带来了强劲的风力,迅速的从工厂外围掠出。

季泽佑倏尔抬头,隐约间他看到飞机上躺着一个短发的女人,他猛的一惊,大喊道,“关心瞳!关心瞳……”

“呵呵,别白费力气了,她已经晕过去了。”钟晟得意笑了起来,“还真是费了我不少力气,这个女人真不同于一般啊。”

他的话让季泽佑更加相信了关心瞳就在飞机上。

与此同时,一直在寻找关心瞳的小风突然现身,直接从二楼跳了下来,“季泽佑,这里就交给你了。”看着他阴霾覆盖的眸子,小风一笑,坐上跑车一踩油门追着飞机的方向驶去。

“***!”季泽佑懊恼的低吼一声,手中猛的又是一拳,苦于这些黑衣男的纠缠,一时间他也脱不了手。

钟晟冷眼看着,冰冷一片的眸子带着笃定的笑。

与这边打得不可开交的情况相比,关心瞳那边就显得清静多了。

密封的房间里,仅有一点微弱的光从窗户处透进来,房中的蜡烛已经燃尽了,在经历了一夜的黑暗之后,关心瞳的身体开始有些虚弱。受体内残留麻药的影响,再加上一整晚没有喝水,她一直没有恢复力气。

“该死的,找个人也要这么久?”

想到自己一整晚都在期待季泽佑的突然出现,关心瞳懊恼的闭上眼睛,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她真的不该把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或许他根本就不想来救她。

不想救她?

一瞬间,胸口闷得喘不上气。

关心瞳咬紧双唇,强压下心里乱七八糟的情绪,“我靠,二十几年都不曾矫情,现在在扭捏个什么劲,他不来救你又怎么样,你自己不会想办法出去?”

倏尔,她点点头,没有什么事情能难倒她关心瞳。昨晚傻气的想法她只当自己是被门夹了脑袋,现在清楚了应该要还击了。

“靠丫个钟晟,你给老娘洗干净菊花等着。”[.com]

关心瞳冷喝一声,从地上爬起来,尽管手腕处被烧伤的地方还在隐隐作痛,她只是冷冷一笑。第一个办法,撬锁出去,目光快速的扫了一眼房间中的东西,几乎都是一些破旧的家具什么的,并没有任何可以作为攻击武器的东西。

她摇头,这一条不可行,第二个办法,从窗户爬出去。

关心瞳马上将残旧的木桌木椅架在一起,然而现实是残酷的,她只是刚踩上一脚,那些木桌便已轰然倒塌。

“啊……”

她不淡定了,一次性用完了力气身体再一次瘫软在了地上,外面依然是一片寂静,仿佛在一瞬间沉淀下来的空气,只能听得到她有些重的呼吸。

她要死在这里吗?

“***,不许乱想。”这个想法刚冒出,关心瞳立即一拳挥向旁边的铁墙,“哐”的一声,带着振动的回音响了起来。

关心瞳倏地一怔,这个声音是……难道这是是空墙?

另一边。

季泽佑解决了所有的黑衣男,半弯曲的身子喘息,“你还有人吗?别藏着直接都叫出来吧,好让我一次性都解决了。”

“泣鬼,你别太猖狂。”

钟晟气急败坏的低吼一声,扔掉手中的话筒,扯过固定在一旁的铁索,他纵身一跳,直接从盯楼跳了下来就落在他的面前。

季泽佑眯起邪眸,目光冷冷的睨着他,““魅”组织的右使钟晟?”

“呵呵,没想到你竟然能认得我?”钟晟抚了抚了面上的白色面具,双唇扬起,“怎么?很累吗?也难怪,就算你是无下无敌的泣鬼也敌不过这么多人的车轮战。”

“不!”季泽佑摇了摇食指,口气狂妄到一可一世,“现在的我,要杀死你绰绰有余。”

“哼!是吗?那就试试吧。”话音一落,钟晟双手握拳快速向他跑来,季泽佑也不含糊,一个急闪躲避开他的拳风,侧身,猛的一拳击向他的胸膛。

钟晟吃下这拳,闷哼一声,连退了几步,心里强烈的紧张涌了上来,他果然是轻敌了。

“如何?”季泽佑痞气十足的擦了擦嘴角,目光轻蔑的睨着他,“惹上我是你犯的最大的错误,现在你就要为这个错误带来的后果买单。”

“泣鬼,胜败还没定呢。”钟晟脸色微变,他将脸上的面具取了下来,一张几乎被疤痕覆盖的脸,透着腐烂危险的气息。

季泽佑敛了敛邪眸,自负一笑,“三分钟。”

他的狂妄让钟晟彻底发怒,胜败在此一战,他发以全力猛的冲了上去,季泽佑笃定一笑。面对他没了章法的攻势,在避开几招之后,他猛的发力一拳直击上他的腹部,同时制住他的手腕,将他整个人都半按倒在了地上。

“说,关心瞳在哪里?”

钟晟面目狰狞的趴在地上,近乎扭断的痛觉让他痛苦的不敢大力喘息,看到季泽佑担忧的面容,他却突然佞笑了起来,“那个女人现在还活着,不过马上就活不了了。”

季泽佑倏尔一震,还未来急得反应,钟晟立即从怀中掏出一个控制器,按下红色的按钮。紧接着,不远处传来“砰”的一声巨响,浓烟滚滚升起。

“哈哈……”钟晟放声大笑了起来。

季泽佑惊骇的睁大眼睛,幽深的邪眸迸出无法控制的怒火,“你该死的刚才炸了什么地方?说——关心瞳在哪里?”怒吼的声线中隐匿着一丝颤抖的失控,双拳越握越紧,倏地他发疯一样的挥手拳头,一拳一拳打得钟晟口吐鲜血。

只是,他还是那样疯狂的笑着,“你现在去,也许还能找到关心瞳的尸体。”

季泽佑如一只失控的野狼,快速的朝着那一片废墟跑去,十几米高的工业大楼几乎完全轰塌。他不顾还在掉落的房梁,直接冲了进去,“关心瞳!!!”

几乎是在同一瞬间。

地下室临时建造的密室墙面被人踹出了一个大的骷髅眼,季泽佑摒住呼吸,看到直接破墙而出的女人,他狂躁不安的心平静下来的同时,也是深深的惊诧,“关心瞳,你真***彪悍。”去读书.

<>

最新小说: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八零好福妻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九零福运小俏媳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谍海偷天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